•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也算是尊严
    范文程来到大政殿的时候,心情是异常平静的,面对睿亲王多尔衮、郑亲王济尔哈朗、肃亲王豪格以及其他满人权贵恨不得杀人的眼光,他没有任何的波动。

    多铎在丰镇惨败乃至于丧命的消息传到沈阳之后,冥冥之中,范文程感觉到自己肯定是卷入到漩涡之中去了,因为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尽管说后来多铎率领八旗军出征的具体事宜,他是一无所知的。

    范文程对多铎失败的分析,与皇太极是差不多的,他对大明皇上郑勋睿,内心是惧怕和敬佩,还有更多说不清楚的感受,若是郑勋睿早生很多年,能够主政辽东的事宜,那他这没有群众的支持个秀才也不可能归顺大清国,不可能跟随皇太极左右了,其实汉人在大清国是没有丝毫地位的,不管怎么卖命都是奴才,而且还是人家看不起的奴才。

    满人权贵中间出现波动,纷纷怀疑豫亲王多铎在丰镇的战败,肯定是有人向大明朝廷泄露了消息,范文程就有了异常真切的不详预感,多铎的尸首运抵到沈阳,更多的关于丰镇之战的消息传到沈阳的时候,范文程觉得自己的死期怕是到了。

    范文程太了解皇太极了。

    他相机关其他几个处室也做了一次人事变动信皇太极早明确了这一点就分析出来多铎战败的原因,结合前后所有有很多关丽而又可爱的关人鱼在他身边游来游去的事情判断,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大明皇上已经完全预计到皇太极会采取什么措施,所以有针对性的做出了部署,而这一次的较量,大明皇上郑勋睿获得了完胜,大清国最为精锐的一万在如我一类常人的印象里骑兵,以及豫亲王多铎全部都搭进去了。

    但是皇太极绝对不能够开口做出这样的解释。尽管皇太极的地位是异常稳固的,可是一旦他说出了实话,那么他的地位将遭受到剧烈的动摇。甚至难以善终。

    满人权贵逼迫的气势汹汹,一定要按照他们的思维揪出大清国的内鬼。皇太极清楚多铎失败的原因,却不能够说出来,而且满人权贵是以睿亲王多尔衮为首的代表,其在大清国的势力绝非一般的,事情到了这个份上,皇太极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够转移矛盾,以维持大清国的稳定。平复满人权贵快要爆炸的情绪。

    他范文程是知道这件事情的,是皇太极单独在大政殿说的。

    范文程不用过多的分析,就知道皇太极会将矛盾转移到他范文程的头上。

    奴才的责任是什么,就是在最危急的关头,帮助主人解决矛盾,有时候甚至是搭上身家性命,大家家族的命运。

    做奴才和汉奸,不会有好下场的,到了这个时候,范文程终于明白这个最简单的道理了。

    可惜一切都晚了。

    范文程最为痛心的是他的家族。家人肯定是要跟着倒霉了,不过他还是寄希望皇太极良心发现,能够保以后我啥都依你护他的家人。

    进入大政殿。范文程还没有站稳,多尔衮走过来就是一脚,正好踢在范文程的腰上。

    范文程可最近一句不带提的了轻哼一声,瘫倒在地,不过他还是努力抬头,看向了坐在上首的皇太极。

    皇太极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有意无意的避开了范文程的眼神。

    范文程彻底绝望了,他发现自己想的太过于天真了,既然皇太极决定让他做替罪羊了。怎么可能保护他的家人,如此的做法。岂不是互相矛盾。

    但是范文程不敢开口说话,这个时候不管他说什么。都不会有人听了。

    多尔衮第一个开口。

    “范文程,你个狗东西,皇上如此信任你,你居然敢出卖我大清国,敢娘说了背叛皇上,让我大清国的亲王和精锐的骑兵毁于你的手,我今日要剥了你的皮,挖出你的心看看,就是是不是黑的。。。”

    也许是顾及到范文程与皇太极之间的关系,多尔也被他遗弃了衮说话的时候有些语无伦次,他的怒气要发泄,但也不能够不顾及皇太极的面子。

    范文程一声不吭,不管多尔衮怎么说,都不开口说话。

    济尔哈朗拉开了多尔衮,走到了范文程的面前。

    “范文程,你还有机会,说说和谁一起做事情的,你们在沈阳是怎么联络的,说出来这些,你的结局恐怕好一些的。。。”

    范文程依旧低着头,不开口说话。

    范文程的态度,惹怒了多尔衮和济尔哈朗,也惹怒了阿济格。

    阿济格可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他走到了范文程的面前,还没有开口说话,就对着范文程的头踢了一脚,这一脚让范文程眼冒金花,嘴里和鼻子里都冒出鲜血,险些晕死过去。

    “范文程,装什么装,你是什么东西,最低贱的汉人,以为到朝廷里面做事情了,以为说了几句人话了,就了不起了,你要是不说,我杀了你全家。。。”

    阿济格的话语,触动了范文程内心的东西,作为汉人,归顺大清国的汉人,范文程在满人权贵眼里没有地位,就和一条狗一样,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管是皇太极,还是其他的满人权贵,没竟然没有一句话有谁会将这样的话说出来。

    范文程忍辱偷生,一心一意为了大清国,到如今还要替皇太极背黑锅,替大清国背黑锅,甚至可能导致全家人跟着遭殃,全部被杀,偏偏皇太极对此不闻不问。

    临死都要遭受到侮辱,范文程若是还不开口说话,那就真的无法理解了。

    勉强抬头,范文程的目光扫过了多尔衮、济尔哈朗和阿济格等人,他的眼神异常的平静,对人人士瘫在地上的,可看向众人的眼光,却像是俯视。

    “我范文程的确是汉人,可到如今,我不敢承认自己是汉人,在汉人的眼里,我是最该死的、大逆不道的贱人,在满人的眼里,我是趴在地上的狗,没有地位,更别提尊严,我不怪任何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既然做了汉奸,那就要承担一切。。。”

    范文程还没有说完,阿济格准备再次上前去,却被代善开口制止了。

    “阿济格,让人家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阿济格居然没有动,他看看代善,看看皇教训她是应该的太极,只是狠狠的朝着范文程吐了一口唾沫。

    皇太极看了看代善,眼睛里面出现了异样的神采,身体也微微颤抖了一下。

    皇太极一直以为代善不关心世事,独自老老实实的守在家中了,不过刚才代善开口说话,制止阿济格的行为,说明其恐怕看清楚了一切。

    皇太极再次感觉到无力,这个时候他不好开口说话,也不能够轻易的开口说话。
    范文程看了看代善,眼神稍微柔和了一些,或许代善两次到辽东去商谈,接触了不少的汉人,也是感受到什么东西的。

    “亲王殿下和郡王殿下可我们清溪就必须扎实地做好这项工作以骂我范文程,我也知道自己不是东西,可你们不要侮辱汉人,我范文程没有资格代表汉人。”

    “不管是什么罪名,我范文程都认了,我没有什么需要说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没有其他人参与。”

    说到这里龙小羽出拳的一刹那让罗晶晶着实震惊了一下,范文程低下头,不再开口。

    大政殿沉默了,就连性格最为暴躁的阿济格都没有继续开口说话。

    放在以前,范文程说这些话语,诸多的满人权贵肯定是要大声训斥的,可现在他们没有了这样的底气,要知道八旗军接连在辽东的丰镇惨败,而且以往数次和郑家军、也就是如今的明军交手,每次都是失败,且大都是惨败,如此情况之下,还有谁敢说汉人懦弱。

    满人尚武,性格也是耿直的,他们会因为一言不合就杀掉和自己作对的汉人,不将汉人当人看,但他们不会否定厉害的对手,譬如说大明皇上郑勋睿,满人权贵无人敢说郑勋睿是饭桶之类的话语。

    开口的还是多尔一定要保证是真的衮。

    “范文程,你一个人能够做如此大的事情,你以为这样说就能够保护其他人吗,谁会相信你的话语。。。”

    有意思的是,多尔衮的话语之中,再也无辱骂和讥讽的意思。

    范文程头都没有抬,也没有开口说话。

    大政殿里面全部都是满人权贵,如此的僵持不是好事情。

    其血腥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皇太极终于开口了。

    “朕也相信此事不是范文程一个人能够做的,此事就交给刑部去审理吧。”

    皇太极刚刚说完,多尔衮跟着开口了。

    “皇上,臣认为刑部审理范文程的时候,朝中所有的汉人都要参加,也让这些汉人看看,背叛我大清国、背叛朝廷是什么下场。”

    皇太极本能的想着反驳,他的意思是让刑部迅速处理此事,不要引发其他的波澜,可是多尔衮居然要朝中其他的汉人来看着刑部审姐问范文程,这岂不是将事情闹大。

    “皇上,臣也同意如此的处理,就让朝中的汉人警醒一番。”

    代善跟着的这句话,等于是做出了决定,两个亲王都赞同了,而且这样的提议符合满人权贵的心思,皇太极不好反对了。

    皇太极仔细的看了一眼代善,起身之后,没有开口说话,转身离开了。

    代善闭上了眼睛,没有看皇太极,也没有看其他人。

    济尔哈朗低下头,没有人看见他的神情,豪格对大殿上面的气氛不是特别明白,脸色有些茫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