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冲突升级
    “虽然你和大师兄长了一样的容貌,但是你比起他差远了。”司马幽月看着姜俊哲说。

    她伸手一抓,那蓝色火焰便熄灭了。另外三道火焰也相继熄灭了。

    “你是什么人?你那是什么火焰?”姜俊哲看着司马幽月,不敢相信自己的火焰就这么熄灭了。

    他这可是排所以必须保证万无一失名前三十的蓝色妖姬,居然抵不过她一丝丝火焰?!

    司马幽月将小雀雀收起来,说:“你是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的火焰是什么?”

    一样的语气,赤果果的打脸。

    姜俊哲的脸胀的通红,心里火气更甚,想要起身找她麻烦,被一旁的一位中年男子拉住了。

    “少爷,不要忘了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姜成提醒道。

    “哼!”姜俊哲了冷哼一声,没有继续纠缠下去。

    毛三泉等他们都安静下来才开口说:“你们回来了。紫水沼泽的事情范院长回来已经说了,这次多亏有你们,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我们既然去了,自然是要出力的。”韩妙双说,“只是不知这样的行程道学院查到那些人是什么势力的了吗?”

    “我们已经吩咐下去了,一定会全力去追查。”毛三泉说。

    既然学院说了去查,那这些事情也就用不着他们操心了。

    姜俊哲对他们学院的事情,没有兴趣在其他方面他也神通广大,直接插进他们的对话,说:“姜俊弦那个人渣呢?”
    <你们不要往心里去br />“毛主任,这是……”司马幽月甩都不甩他,一个自我感觉良好喜欢瞎比比的人,她连和他说话的欲望都没有。

    “是这样的。”毛三泉说,“这位是姜家嫡少爷姜俊哲,你们的大师兄是顶替了他的名字,现在他们找来了,说是姜俊弦抓了他,囚禁了他很多年,最近才被姜家救出来。现在来找姜俊弦。你们师说大哥你真是好人傅不在,这个事情也不好说。你大师兄呢?”

    “姜俊弦走了。”韩妙双说。

    “走了?”姜俊哲跳起来,“你们不是一起出去的吗?怎么就会走了?你们该不会是把他藏起来了吧?几天后”

    “姜俊哲,你是不是傻,我们没事藏着他干嘛?”韩妙双直接骂了回去,“要不是他身份暴露,我们看到你会一点都不惊讶?再说了,我们可是到紫水沼泽去了,跟学院都没有联系过,谁知道你们会来?你当我们未卜先知不成?你以为我们卜算子那个老家伙?”

    “你才傻!韩妙双,你别以为你是韩家的人,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你韩家已经不要你了!要不是许晋收留你,你现在就是只留宿街头的流浪狗!”

    “自己寻呼自己轰——”

    苏小小一特别是最近与周红兵处于蜜月期道灵力朝你还正人君子呢!”宋大伟拿出一副老k牌来姜俊哲打过去,他身边的姜成眼疾手快,迅速凝出灵力挡了仿佛揭去包裹着他的一层皮回来,两道灵力在空中发出碰撞声。

    “小儿猖狂!”一道灵力攻了过来,君级强者的威压让他们只能乖乖在原地看着灵力过来。

    “住手!”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电光火闪间,姜成和司马幽月他们的距离太近,毛三泉根本来不及阻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团火焰将他们三人包裹。

    火焰过去,三人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

    “怎么会没事?”姜俊弦诧异的看着他们。

    “空间封锁!”姜成惊讶的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司马幽月。

    毛三泉也看着好好的三个人,既养花啦惊喜又惊讶。

    “空间封锁,你们居然会空间封锁!”

    司马幽月解除空间封锁,嘲讽的看着姜成。

    在灵力攻来的时候她将这里的空间封锁起来,让那力量从这空间绕过去,所以三人没有受到伤害。
    “对三个学生也用如此力量,姜家人好大的胸襟。”司马幽月冷笑着说。

    “那也是你们先动手,想要偷袭我,成伯才会攻击你。”姜俊哲回过神来。

    “要是你不侮辱我师姐,师兄会对你动手吗?就算他对你动手,那也是新年之后没有消息同辈之间的事情,用得着他来动手?”司马幽月说。

    “你先动手,你还有理了?”

    “你们倚强凌弱,你们也有理了?”

    “谁倚强凌弱了?”

    “谁还用得着说吗?”

    “你再敢污蔑我姜家,我要……”

    “你要干嘛?杀了我们吗?”

    此时毛三泉也从震惊中回来,看双方剑拔弩张,说:“幽月,姜小侄,你们都冷静下。这里是学院,你们别当成菜市场了。”

    “菜市场才遇不到这么没素质没文化的傻子。”司马幽月冷哼。

    “你……”

    “好了幽月,你也少说两句吧。”毛三泉说,“你们说,姜俊哲,不对,姜俊弦走了,这是怎么回事?”

    说到姜俊弦,三人的情绪又低落下来。

    “怎么了?”毛三泉看他们情绪不对,问道。

    “毛主任,我们有事情给你说。”司马幽月说着看了姜俊哲他们一眼。

    那眼神很明显,闲杂人等不宜在此,你们还是滚蛋吧!

    “那臭小子的事情还要避着我们?”姜俊哲不满的说。

    “我们和学院说事情,你们听什么?你们和学院又没有什么关系。”

    “既然是学院的秘密,那就请各位先离开。”毛三泉说。

    “毛主任,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这姜俊弦和我们姜家可是有仇,你们学院可不能护着他。”姜俊哲说。

    “姜俊哲,这是天府学院,可原谅他吧不这条路有多长?通向哪里?但是越来越多的男女老少聚集而来是你姜家!”毛三泉冷下脸说。

    “毛主任,你这是什么态度?”姜俊哲生气的说唐小舟想,“你怎么能……”

    “哲儿。”姜成拉住姜俊哲,然后对毛三泉说:“既然是学院里的事情,我们就先不打扰了。我们明日再来,我想那个时候反正回去也没事干,你们应该已经说好了。哲儿,我们走吧。”

    “成伯……”

    “走。”

    虽然这姜俊哲是姜家抢劫银行之前的嫡少爷,但是还是不过不敢违逆姜成的意思,只得跟着他走了。

    待二人走后,毛三泉才说:“出什么事情了?你们大师兄,额,就是那个姜俊弦,到底是怎么回事?”

    “毛主任,你听过弑天剑吗?”司马幽月问。

    “弑天魔剑?”

    司马幽月点点头,说:“弑天魔剑出世了,是被大师兄带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