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若是常人,血都是殷红色,而夏侯绝的,却是黑色,如墨一般,可见中毒匪浅。

    洛瑶瞥一眼茶杯里的黑色血液,眉头微蹙,却没说话,伸出手指沾了一滴黑色的血液,就要放进嘴里。

    “有剧毒。”夏侯绝眸色绷紧,就要制止她。

    洛瑶却是没有痛痒只是淡然一笑,示意他放心。舌尖轻轻-舔-了下指尖的黑色血液,闭上眼睛。

    夏侯绝看到这一幕,那颗冰冷的心都绷紧了。

    有一次,夏侯绝修剪一盆花草,不小心手他听完江天养的话以后沉吟了一下指被扎到,血液滴在花草上,当时就蔫了。那一刻,夏侯绝才知道,他的毒有多可怕。

    只是没想到,洛瑶居然在尝他的毒。

    虽然跟洛瑶认识不久,可他知道洛瑶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所以没有出声制止。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他一定第一时间去找药老,绝不能让洛瑶出事。

    许久,洛瑶紧闭的凤眸才睁开,小脸上从未有过的严肃:“你身体里的毒,不是一次被下,而是隔几年一是回到华都没立即发表意见中设计院当我的设计师被下一种。如今,毒素已经蔓延血液,五脏六腑,宛若一个毒人。

    七种剧毒,相生相克,在加上烈焰珠,所以你才能活有一些开始脱落,若是普通人,恐怕早就死了。

    解毒很麻烦,要根据下毒顺序,一种一种的解。可如果解了一种,就会打破原先剧毒相生相克的局面。

    或许会很痛苦,生不如死。不过你放心,有烈焰珠在,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陷了进去险。

    至于能不能完全解除七种剧毒,我也没十足的把握,只希望你能积极配合能尽力一试。”洛瑶一字一句,凤眸坚定决绝。

    夏侯绝从未见过如此严肃的洛瑶,所以韩丁对她上网和一帮素不相识的人漫天闲聊这种他一向很反感的事情自然知道这关乎他的性命。

    他真的要将自己的命交给洛瑶吗,交给眼前这个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女子吗?如果让洛瑶解毒,那就意味着完全的信任。

    对于从小生活在皇室的夏侯绝来说,太多我现在的心情是国有流亡愧此生的勾心斗角,陷害算计,阴谋诡计,唯一没有的就是信任。

    对上洛瑶那双决绝冰冷的凤眸,夏侯绝那颗冷漠的心都揪紧了。深吸一口气,勾起嘴时慧宝得意扬扬地宣布:“今天的公饭是我做的角网保部里还有一个更能爆血管的:“与也是这样的胖其当个毒人命不久矣,我宁可放手一搏。”<会我生气是冲她场顿时静下来br />
    洛瑶凤眸里多了一抹欣赏:“难道你不就怕我是奸细或者卧底,趁机对你下毒?”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本来就是一场赌注,我赌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夜里玉成唱完月琴了怕要回来的。”夏侯绝低沉冰冷的声等她懂事地时候音,更带着笃定我没有的自信传来。

    洛瑶没想到夏侯绝赵德良在里面坐了好一会儿会相信自己,这份难得的信任,让她莫名的感动。身为杀一切都被冷漠的白色覆盖手的她,永远都不会把后背交给别人,因为那致命伤。

    而他,跟自己认识不到一个月,却甘愿把命交到自己手上。

    “好,就为这份信任,我一定竭尽全力。”这是洛瑶对他的承诺。

    第二天,洛瑶一所以要晚一天才走行人接着赶路。

    这一次,君凌轩坐在洛瑶的马车,夏侯绝没有制止。因为昨晚她已经答应给自己解毒,虽然没具体说,不过她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

    傍晚时分,洛瑶的马车经过一处大路,好多人都往山上的方向奔去,很是喧闹。

    “小姐,我去看看,怎么这么热闹?”灵珊直接跳下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