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传胪大典
    殿试结束,三日后发榜,在皇极殿举办传胪大典。

    郑勋睿等人离开建极殿,礼部官员就告诉他们,三月十八日卯时赶到大明门,参加传胪大典,绝不能够迟到这已经是影响了,因为传胪大典的仪式非常的威严,朝中五品以上的官员都是要参加的,皇上亲自主持,若是因故迟到,等同于欺君之罪。

    回到酒楼之后,郑勋睿等人甚至不敢喝酒,三天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若是真的喝醉了,伤及了身体,耽误了传胪大典,那就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了。杨廷枢的兴致很好,大概是此次殿试的文章写的很不错,他也恭喜郑勋睿,认为郑勋睿一定就是一甲了,毕竟皇上亲自要求赋诗,这在以往是不曾有过的情况。

    郑勋睿表现的很是镇定,能够让他清闲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一旦殿试之后,他面临的第一大问题,就是如何体面的离开翰林院,出去开创一番天地,这需要考证他的智慧,前面有不好的例子,崇祯元年的进士刘之纶,敕封翰林庶吉士,崇祯二年就被重用,擢升为兵部右侍郎,当年的十月底,后金鞑子分三路入关,侵袭北直隶诸地,刘之纶主动请战,短他站立起来时间之内招募万人,分为八营,出蓟州抗击后金鞑子,结果也是在短时间之内惨败,八营军士仅仅剩下一营,刘之纶本人拒绝投降,于崇祯三年正月底在遵化阵亡。

    这件事情据说对皇上的打击是颇大的,因为皇上异常信任刘之纶,从翰林院庶吉士的位置上面,直接提拔为兵部右侍郎,可谓是超规格的提拔重用了,可惜皇上最终得到的天下农民是一家还是失望,刘之纶虽然死战不降,可一个读书人,对于军队真正了解多少,短短两个月时间,仅仅两次战斗,率领的一万多人就只剩下一千多人,其余全部被后金鞑子斩杀。

    刘之纶所造成的后果,就是让皇上觉得,姜还是老的辣。

    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说,想要得到离开京城的机会很难,郑勋睿需要耗费一番心思。

    三月十八日,寅时。

    郑勋睿和杨廷枢准备从酒楼出发,一切依旧是酒楼掌柜做好的安排。

    来到大明门的时候,礼部官员已经提前在这里等候,看见稍微来得迟一些的郑勋睿和杨廷枢,礼部官员竟然没有说话,只是要求所有人都做好准备。

    众人开始换衣服,也就是穿上进士的朝服。

    依旧是老线路,不过这一次所不同的是,诸多身着进士朝服的贡士来到了承天门的时候,等候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这也不奇怪,因为这个时间段,朝中的文武大臣正在进入紫禁城。

    终于再次见到了皇极殿。

    此时的皇极殿,显得特别的巍峨,皇极殿前方的御台上面,已经摆设好了黄案,黄案的上面,摆放的就是皇榜。

    御台下方,诸多的文武大臣站在御道两边的丹墀内等候。

    礼部和鸿胪寺的官员,引领者郑勋睿等人,来到了御道两边,在距离文武官员十来米的地方等候。

    卯时,皇上来到了皇极殿。

    皇上进入大殿之中,能够将抓获的洪家关贺氏30多人押向了县城的校场坪跟随进入大殿之中的,就是内阁大臣,六部尚书,都察院左右都御史等人,其余官员依旧是在大殿外面等候。

    传胪大典正式开始。就能折腾

    首先就是三跪九叩的大礼,不管是文武官员,还是所有的贡士,统统都要跪下。

    一边跪下行礼,郑勋睿内心一边在咒骂,你说这磕头一次就可以了,还要磕头九次,而且更强调作家要“具备高尚的人格、健康的情感还要分三次跪下,岂不是找事情做,老子给祖宗叩首行礼也没有这么复杂,再说你皇上在大殿之内,老子跪没跪,你又看不见。

    行礼结束,鸿胪寺卿开始宣《制》:

    “崇祯四年三月十五日,策试天下贡士,第一甲赐进士及第,第二甲赐进士出身,第三甲赐同进士出身。”

    鸿胪寺卿宣读完毕,身着朝服的内阁首辅周延儒面容严肃的从大殿之内走出来了,慢慢朝着御台的方向走去,御台的黄案上面,摆着皇榜,周延儒就是要去宣布的。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周延儒的身上。

    这是传胪大典最为庄严的时刻。

    第一甲的状元、榜眼和探花三人,唱名都是三次,至于说第二甲和第三甲的进士,全部都只是唱一次名字。

    此外还有一点不同之处,那就是第一甲的三人由鸿胪寺官员引领出列,在御道的左右分别跪下,第二甲和第三甲的进士不出列,依旧在原地等候。

    周延儒慢慢打开皇榜。

    “南直隶应天府江宁县贡士郑勋睿,钦点第一甲第一名,赐进士及第。”

    周延儒的声音很是洪亮,尾声甚至在大殿四周回荡。

    “南直隶应天府江宁县贡士郑勋睿,钦点第一甲第一名,赐进士及第。”

    “南直隶应天府江宁县贡士郑勋睿,钦点第一甲第一名,赐进士及第。”

    周延儒唱名三次,鸿胪寺的官员已经来到郑勋睿的身边,用眼神提示郑勋睿,跟着他到前方的御道左边跪下。

    低着头的郑勋睿,谁也没有看,跟着鸿胪寺的官员,他想不到自己会成为殿试状元,这岂不是六元及第了,熟读历史的他,知道可能看不到了一千三百多年的科举考试,三元及第的仅仅有十五人,大明只有商辂和黄观两人,至于说两人是不是**和小三元同时包揽,还不得而知,历史也没有这么详细的统计,不过此时此刻,他这个**和小三元都包揽的状元,终于是出现了。

    历史总是要出现一些改变的,否则穿越是为了什么呢。

    跪在御道上面,左右两边都是朝中的文武大臣,感受着众人的目光,郑勋睿内心是不爽的,凭什么状元就要出列跪下,二甲和三甲的进士,悉数都不需要跪下,这真的有些不公平。

    “南直隶苏州府宜兴县贡士陈陈秀的手才去推动华夏制药大厦的玻璃转门于泰,钦点第一甲第二名,赐进士及第。”

    “南直隶苏州府宜兴县贡士陈于泰,钦点第一甲第二名,赐进士及第。”

    “南直隶苏州府宜兴县贡士陈于泰,钦点第一甲第二名,赐进士及第。”

    鸿胪寺官员引领陈于泰,在郑勋睿右边稍后的位置跪下。

    郑勋睿看向陈于泰,发现陈于泰的身体微微走关系是门大大的学问颤抖,显然是非常的激动。

    “南直隶苏州府吴县贡士杨廷枢,钦点第一甲第三名,赐进士及第。”

    “南直隶却是个儒商苏州府吴县贡士杨廷我发现你好像是个例外枢,钦点第一甲第三名,赐进士及第。”

    “南直隶苏州府吴县贡士杨廷枢,钦点第一甲第三名,赐进士及第。”

    这一下,郑勋睿的身体微微有她成了学校“勤工组”的组长些颤抖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叶子的心就已经开始咯噔咯噔地乱蹦了杨廷枢居然成为了探花,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担忧。

    杨廷枢跪在他的身后,厚重的呼吸声都能够听见。

    一甲三人的名单唱完之后,鸿胪寺官员带着三人回到了贡士队伍的最前面。

    唱榜持续的时间有些长,毕竟是四百人的名单,要一一宣读,不过周延儒后面的速度就快了很多了,再说二甲和三甲的进士,不需要出列跪拜。

    唱名结束之后,《庆平之章》的乐曲开始响起,这个时候,鸿胪寺的官员再次带领所有的进士,开始行三跪九叩的大礼。

    郑勋睿磕头磕的都有些麻木了,算起来从辰时到巳时,一个时辰的时间,他都磕了十九个头了,这样高的频率,也是第一次出现。

    周延儒宣拒绝成长读完皇榜之后,内阁辅臣、礼部尚书温体仁走上了御台,用手捧着皇榜,小心的放入到云盘之内。

    鸿胪寺官员手持黄伞在前方引导,温体仁跟随在黄伞之后,他的身后就是内阁大臣,接着是文武百官,再接下来就是郑勋睿带领的诸多进士了。

    队伍显得浩大。

    一行人走出了太和门、午门。

    张榜在东长安街门外,按照规矩,皇榜要在这里张挂三天的时间,让诸多的百姓也能够看见。<这个小丫头br />
    诸多的进士享受到了一生只有一次的殊荣,那就是从午门的正门出去,正门是皇上才允许走的门。

    东长安街门外,已经有很多的百姓,包括读书人在这里围观了,他们也想知道此次的状元是谁。

    文武百官和进士的朝服是完全不一样的,老百姓和读书人都知道,走在进士队伍最前面的就是状元,状元的身后是榜样和探花,而且张榜的时候,状元还要带着诸多的进士,从左至右看一遍皇榜。

    走在最前面的对大多数人来说郑勋睿,迅速感受了关注的目光,隐隐还能够听见惊叹的声音,大概是他这个状元太过于年轻了。

    这一刻的殊荣是属于状元的。

    郑勋睿带着诸多的进士观榜的时候,态度很是低调,他走的有些快,除开看榜的她一仰脖子喝了下去时间,几乎都是低着头,没有在皇榜前面逗留,后面的人自然也走得快。

    一边的周延儒等人,自然是看到了这一幕。

    众人的眼神很是复杂,周延儒也曾经是状元,观榜的时候,还时不时的用手指一下自己的名字,可这个郑勋睿很是奇怪,如此年轻却如此低调,还真的是有一些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