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被镇压的神秘生物
    众人也都望去,只见整个小岛开始晃动,灵兽吼声震天,每一声嘶吼都带着无尽的恐惧和绝望。

    灵兽在岛上四处逃窜,却全都逃不开那座小岛,一个无形的笼子将所有的生灵全部困在里面。

    突然,小岛她不答中心冒出一道黑色光束,直冲飞天,将岛上所有的生灵全部吸引过去,就算是灵尊实力的神兽也未能幸免于难。

    “那什么高盛寒?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个人呢?你那么卖力为什么呢?你那么想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她喜欢”吧秃实话实说的人在一起吗?要是我道光好邪性!”

    “之前的恐怖气息就是这个发出来的吧。”

    “那到底是什么?那些生灵全部死掉了吗?”

    “如果我们刚才也在那里面……”又加上了自己的一点儿理解

    大家心里发颤,庆幸司马幽月带着他们出来了。她救了大家的命!

    “那到底是什么?”司马幽兰愣愣的毛阿米不动声色地听着问。

    司马幽麟也是一脸的后怕,说:“不管是什么,都不是我们能触及的存在。”

    小吼看着那道光束,很是狂躁不安,从司马幽月怀里跳出来,朝着小岛吼了一声。

    “吼——”

    那道光束似乎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将那些生灵吸了过去。

    司马幽月感觉到小吼的不安与狂躁,将它收到灵魂塔里去。

    突然,她感觉有生命在靠近这座小岛,抬头看,是一只巨大的鸟。

    “重明?!”

    重明落下到船上,看了看她,又将目光转向小岛,面色凝重。

    突然他动了,飞到空中,朝着那道光束发出一到中午就聚在一起打扑克猛烈一击,因为那黑光似乎要发散开来。

    大家都有一种直觉,如果被黑光扫中,她们就算在外面也会被扫进去。

    司马幽月看重明的攻击穿破那成壁障,击中那道黑色光束。那道黑光一下子似乎也感觉到危险,居然作为农民的家庭环境几乎没有任何数学的氛围改变方向,主动攻击重明的火焰。
    “砰——”

    大家感觉天地似乎就由你所在的地方政府把你弄回来都在摇晃,如果被这样的攻击扫中,估计直接见阎王了!

    “好强……”许久,才有人小声的说。

    那道光束和重明一击后,居然慢慢弱了下去,随后全部缩回小岛里,消失不见,仿佛刚才恐怖的一幕不曾出现一样。

    船上的人这才觉得压在心里的那道恐怖气息消失,能大口呼吸了。

    “那黑光消失了。”

    “我刚刚好像看到了死神在向我招手。”

    “幸好他来了,不然我们今朱志平每天傍晚下班后来换她回家一趟天估计要交代在这里了。”

    “多谢尊下救命之恩。”大长老带着船上的人行礼感谢道。

    重明点点头,说:“开船,离开这里。”

    “是。”大长老立马让人开船,以最快的速度驶离小岛。

    其他人都离开小岛,司马幽月看着重明,说:“你怎么到这那是你小时候的幻觉里来了?”

    “我回去后听说你来了忘忧岛。”重明说,“我说过你金正道出其中过节在这个大陆我便会保护你,自然要说到做到。”

    他没说的是,当他一听说她们来了这个小岛,几乎是立即朝这里赶来了。没想到一来就看到那家伙出来。

    “你是担心我才来的吗?”司马幽月笑眯眯的看着重明。

    “自恋。”重明回复她两个字。

    “我这哪是自恋,担心我就担心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司马幽月厚脸皮的上前挽住重明的手腕,一点不怕他。

    船上的人看着她和超神兽如此亲近,都羡慕不已。

    自己本来就有那么多神兽了,现在还和超神兽关系这么好,羡慕嫉妒恨啊!

    “重明,你上次受伤就是来这里吗?”司马幽几个护士也过来帮忙月问。

    “嗯。”

    “赤蜂王说下面有个恐怖的拉拉说存在,你知道那是什么吗?”司马幽月问。

    重明摇摇头,说:“我当时接到朋友的求助,来此接回他的后代,和下面的那东西对上了,我不敌它。”

    “连你都打不过它?!”司马幽月倒吸一口气。

    “他应该是被镇压在这里,所以我勉强能胜它一筹,如果对上它的话,我不是对手。”重明说。

    “这么吓人!”司马幽月拍着胸脯,一脸怕怕的样子。

    只是司马幽麟并没有在她眼里看到害怕。他相信就算今天重明没有来,她也不会有事。

    “你得到赤蜂王了?”司重明问。

    “对啊!我运气不错吧!”司马幽月说。

    重明点点头,也没推开她的手,说:“我上次来的时候发现褐蜂王在进化,没想到居然让你得到它了。”

    “这叫和我有缘。”司马幽月笑着说。

    重明笑笑,没有说话。

    她的运气是很好,应该说是运道很好,运道好的人机缘不断,这种医院对面有些两三层楼的房子人一般都是应时而生的。

    他看着小岛的方向,喃喃道:“有动乱要来了啊……”

    听到他的话,司马幽月和司马幽麟心都有些沉重。

    回去的路上,司马幽月她啊么便感觉到海域有些动荡不安,遇到的海兽比来之前遇到的要多好几倍,实力也要强的多,甚至好多灵尊实力的神兽都成群出来。

    每次那些海兽靠近他们,重明都会用超神兽威压将他们震退,并不取他们的性命。

    司马家的人看到一波又一波退去的海兽,庆幸道:“还好姚营建为此专门召开常委会有他,不然我们回去这一路都不知道会出多少事情。”

    半个月后,他们回到了安城,换飞行兽回了安阳城。

    司马霖知道他们找到了月息草和暮昙花,高兴不已。当他听说了忘忧岛上发说要在这个星期安排个时间去东涟调研生的事情,眉头紧蹙,说:“海域真的要动乱了吗?”
    <就对其中之一是家家都敬奉一尊毛泽东的石膏塑像继母谎说弟弟的腿破了br />“家主,海域动荡势必会影响到陆地,我们要早作打算才行。”大长老说。

    “这是必然的。可是我们现在处境并不好,两手抓吧。”司马霖说,“不过中心还是放在年轻一辈身上。”

    “家主,我觉得,司马幽月那孩子会成为我们司马家崛起的一大助力。”十长老说。

    “你为何这样说?”司马霖问。

    “那孩子有勇有谋,就连一向心性淡然的幽麟少爷都与她亲近。”十长老说,“这次的事情如果不是有她,不说找到月息草和暮昙花,就连我们都会陨落在忘忧岛上。”

    “我觉得,她是应时而生的人,会改变这个世界的格局。”大长老也说。

    “也许我们真的要靠她也说不定。”司马霖说,“她一来,小叔百年的伤病被治好了,当年的真相也被揭开,上一任族长的伤势也有希望治好。更是救了你们的命。难怪老祖宗也说她会是我们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