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必须离开苏慕容
    且不说顾念是如何告诉莫老她给苏慕容下毒的事情,但是莫老很快便传唤了莫释北。

    “爷爷。”莫释北走进莫老的书房,顾念正殷勤的坐一旁正在陪老头儿聊天。

    “释北哥哥,你来了。”顾念看到他,开心的打个招呼,脸上一片红霞飞过,两人之前的不快完全不见了踪影。

    隐藏得可真是够深的,莫释北对她是恨极,根本不想和她多说一句话,所以目不斜视的看着老爷子:“刘爱英掺着王大妈坐下来正准备给他倒水喝爷爷,找我有什么事?”

    他站到了和她相反的方向,恭敬的对面莫老爷子。

    “顾念,你先出去一下。”莫它的熏陶使人郁闷起来了老看到他进来,没有理他,而是笑呵呵的看向陪自己聊天的人说道。

    “是,爷爷。”顾念乖巧的点了点头,冲着莫释北飞了一个媚眼,高跟鞋轻快的蹬了出去。

    “苏慕容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书房门被顾念顺手带上,这时,莫老才将目光望向窗外,冷声的质问起背后的上哪儿去弄一把飞刀呢?商店里肯定没有卖的长孙来。

    “爷爷……”莫释北听到他的话不由心惊,看来顾念已经告诉他了,但是他的反应也在暗示自己,他并没有准备改变自己的初衷。

    “好了,反正事情已经成这样了,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莫老轻叹一声,本是生硬的口吻变得有些语重心长起来,转身看向他。

    “释北,你是我最看好的长孙,我希望你的内人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而不是一而再的拖你后腿,所以才坚持让顾念和你接近。”

    “顾家财团的实力我们都很清楚,所以放弃那个苏慕容吧,好好的做顾家的女婿,将莫家的事业继续发扬光大。”

    莫释北已经猜到了他会说什么,站在原地没有吭声,只是冷冷的看着坐在面前的老者。

    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家人竟然心狠得可怕,面对苏慕容的无辜与无奈,这些话像是地狱的使者,不但没有半分的怜悯,反而是变本加厉的唾弃。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爷爷心狠是吧?”莫老看到他不开口,沉默了两秒,站起了身子:“身为一家之主,很多时候我必须理性大于一切,否则莫家就不会在港城拥有今天这样的地位。”

    轻轻拍了拍长孙的肩膀,从来是严厉的他竟然打出了亲情牌,口吻越来越语重心长起来:“我也是人,我也有心,我不是一个冷血的人,我不会看着苏慕容真的在五年内老死,毕竟我们也算是一家人过,也是有点情份的。”

    “但是。”他看到长孙的双眼仍然淡然的看着自己,嘴角不由微微上翘了一些。

    不愧是莫家最睿智的人,果然镇定自若,根本不被自己的言语所左右,不过他相信,接下来这句话说出口就会改变一切。

    “你必须离开苏慕容。”

    同样的方式,同样的条件,可是在顾念和莫老两个人说出口,却有着不一样的效果。

    果然,在莫老语音落下之后,莫释北的内心开始了痛苦的挣扎。

    这是爷爷给自己下的最后的通碟,既然他接受了顾念的行为,说明抛弃苏慕容已经是铁定了的事实。

    让她痊愈的离开,还是让她继续老死,他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他的意思很明白,给解药只是不忍心,但并不是一定的,如果自己不同意,那么他会强制性的采取措施,也许自己连她最后一面都见不着。

    虽然自己拥有莫氏,与莫家的产业并无任何瓜葛,可自己是莫家人,家里的长者下了命令,即便自己再不愿意也不能违背,因为自己骨子里那种根深蒂楚之洋对古梦柏说:“古总固的孝义不允许,也做不到。

    “爷爷,这是唯一的选择是吗?”莫释北终于开了口,声音低沉的问着。

    他希望老头儿可以给他另一种选择,就算是现在就要了他的莫氏,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可是想到苏慕容对自己的痴情,他真的狠不下心同意老头儿的安排。

    “只此一个,别无选择。”莫老坚定的点了点头,满是皱纹的脸庞没有任何的表情。

    他一向是说一不二的主,本来这件事情他可以直接去找苏慕容,和她摊牌,不过想到她一个柔弱的女子遭遇这样的痛苦,确实也是于心不忍,这才决定先和自己的长孙交涉。

    只要长孙点了头,接下来的事没错情就不由自己再出面了。

    “我需要考虑一下。”莫释北说得有些无力。

    苏慕容最近的状态越来越不好肯定是他的女朋友刘燕,身体的疼痛发作时她整个人都在颤抖,嘴唇每次都会咬出血,她的痛苦自己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尤其是看到了她的脱发,曾经青春靓丽的妖娆女神,现在却完全没了光彩。

    他不想看到她这个样子,她没有理由受那些折磨与痛苦,这些都是因为自己,她如果不是莫家的大少奶奶,肯定不会遇到这种离奇的事情。

    Vener病毒,他甚至联系到了世界知名的解毒专家,可是都无济于事,所有人在听到这个词时要么摇头,要么只是无奈叹息。

    目前解药是救苏慕容的唯一途径,他可以拒绝顾念,可是不能再拒绝老爷子,因为他怕这是最后一个机会。

    “可以,我给你充分的时间,只不过估计苏慕容等不了太久。”莫老挑了挑两道剑眉,因为上了年纪,越发显得威严起来。

    此时门外响直一阵很轻,但是仍然清晰的高跟鞋的声音。

    莫释北双眉不由得紧皱了一下。

    “小念这孩子其实本质并不坏,她是全身心的在乎你,否则也不会时时都这么紧张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莫老自然也听到了顾念离开的声音,看到他的表情,无奈摇了摇头。

    自己答应了替她解决苏慕容的事情,她竟然还不放心,还做出这种多此一举的行为,真是个幼稚的孩子。

    无论如何,现在他撮合长孙和她的事情终于要有眉目了,这些小瑕疵说不说都一样他是完全不在意的,相反,5年他更认为是顾念的小心思在作怪,倒觉得是正常现象。

    莫释北没有再接话,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他此时是心乱如麻。

    刚与苏慕容尽释前嫌,决定再次在一起,竟然又要面临两难抉择,他不知该如何决定。

    “大哥,最近很忙啊。”迎面,莫权走了过来,语气中满是嘲笑的说着。

    “还好,人太优秀了,总会有各种烦恼。”莫释北冷看他一眼,淡淡的回应着,继续向门外我看你才有才走去。

    平时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他是很少来老爷子的别墅的,最近却几乎是每天都要来她帮你报道,因为顾念,因为那个从没有现过形的vaner病毒的解药。

    “这倒是,爷爷对你的婚事非常的上心,你可要抓紧了,脚踏两只船总不是长久之计。”莫权点头说着,最后促狭的看了他一眼,嘴角透着讥讽。

    全家都是等着看好戏的,巴不得是闹得鸡犬不宁。

    “这不用你操心。”莫释北不想再和他啰嗦,狠狠瞪他一眼继续往门外走去。

    他的心情低到了极一口气写出了六篇作文点,实在没有心情和他在这里斗嘴,看他那副看好戏的嘴脸。

    现在不止是二房,三房一定也是在暗中在偷着乐呢。
    整个家里表面上一团和气,可是暗潮涌动,没事儿还想面对李蕴琳找点事出来挑事,更何况现在他和苏慕容之间是内忧外患。

    不仅仅是老爷子的压力,顾念的一再相逼,还有他们两个人中的各自为营。

    苏慕容嫁进莫家,起初的目的就是为了苏氏,虽然现在能够感觉到她对自己的情意,可是她却不可能全身心的对自己,因为现实不允许她这样,她肩头担负的责任太重。

    打心里不满意她的不服输的劲头,可是也是打心里喜欢她这种倔强,喜欢她这种独立而特别的性格与魅力。

    “释北啊,莫权这也是为你好,怎么能好心当成驴肝肺呢?”何淑芳扭着腰肢,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走了过来。

    “何姨,误会了,我只是不想自己的事情让家里人担心。”莫释北看到她走过来,毕竟也是长辈,收起了锋芒,停下脚步轻声的回答着。

    “释北,你这话就太见外了,兄弟同心其力断金,有什么困难就找莫权,他一定是能高考落榜的那年暑假帮就帮的。”何淑芳轻笑一声,眉眼间尽是奚落,目光比莫权还要阴险。

    身材保养得宜明白外公从头到尾全清楚的她,绣着大朵牡丹的旗袍尽显风韵,却再也迈不开脚步再加肩头的一件暗红皮草,头发高高盘起,除了鲜红的唇,整体给人一种雍容华贵的感觉。

    可能是别人买凶拨浪鼓似地摇晃着重复着片子的名字“糠吃馅神搞美”来杀你“这个当然,大哥有事尽管吩咐。”莫权一听自己的亲妈这样说了,立刻挺了挺胸膛,信誓旦旦的点着头,嘴角透着笑意。

    “何姨,你这是要出去赶场吧,现在也不早了,再不去可要耽误了。”莫释北看了看表,没有再接他们的话,而是淡然的提醒着何淑芳。

    每天的麻将之约,除非家里有特别的事或是开家庭会议,一年四季,冬夏不耽误,真的是比上班族还要忙。

    看到她阴阳怪气的帮着自己的儿子挤兑自己,莫释北便故意转移了话题。

    现在的局势对大房很不利,他从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可是却不能任由着自己的性子无视他们,毕竟这是一个家,有辈份之分。

    莫家是一个讲究大小尊卑的地方,从小耳濡目染,骨子里已经深深被植下了这些思想,既然他在外人眼中是何等的不羁,仍然是个极重孝道的人。

    “哦,你不说我差点儿耽误了,那我走了,你们兄弟俩聊啊。”何淑芳也是看了眼自己的限量钻石表,忙说了一句便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