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摘牌
    (感谢诸位读者大大的支持,拜谢了。)

    孙承宗终于要离开淮安了。

    来到总督府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孙承宗突然有些伤感了,他已经七十六岁,或许离开淮北之后,再也没有机会来了,尽管说身体一直都很好,没有什么大病,可体质的下降是非常明显的,年老体衰,这是正常的规律。

    郑勋睿的意思,孙承宗非常明白,他看到了淮北各地的一切,领教了郑家军的骁勇,对于朝廷之跟我一起的是边巴中的很多传闻,不是很相信,但凭着不一般的阅历,他担心郑勋睿将来的发展,一旦郑家军强大到一定的程度,那将是什么样的结局,这是谁也说不清楚的。

    经过了长时间的思考,孙承宗还是决定,将长孙留在淮安,留在郑家军之中,当然这件事情是不是能够成功,还需要郑勋睿的点头,至于说帮忙郑勋睿说话和呐喊的事宜,孙承宗暂时不会做的,也不需要做了,孙之沆留在了郑家军之中,态度已经非常明确了。

    进入总督府,孙承宗来到了东林书屋。

    站在外面,看着东林书屋四个字,孙承宗脸色很是严肃,站在旁边的郑勋睿,没有开口说话,默默看着孙承宗。

    刚刚进入书屋,尚未来得及开口说话,孙承宗就开口了。

    “郑大人,老夫有一个建议,这东林书屋的我现在是规规矩矩牌匾,可以拆掉了。”

    “孙老先生何出此言。”

    “你不能杀人了这漕运总督府的东林书屋,乃是李三才大人担任漕运总督的时候专门设立的,老夫听说之后,根本是不赞同。东林书院本就是读书人潜心读书的地方,议论朝政是可以的,但若是插手朝廷之中的事情,那就很不合适了,漕运乃是大明兴旺之大事情。在总督府里面专门设立东林书屋,这是何意,难不成历任的漕运总督,还要膜拜东林书院不成,难不成漕运的事宜,也要东林书院王禺丹是江南省的名女人插手不成。”

    郑勋睿脸上闪过一丝笑容。

    “老先生说的是。这东林书屋的牌匾,应该是拆掉了。”

    孙承宗看了看郑勋睿,再次开口了。

    “郑大人,你出任漕运总督也有两这一次不是跑到了省城年时间了,一直都没有拆掉东林书屋的牌匾。很多人会感觉到奇怪,不过老夫觉得没有什么,郑大人和朝中东林党人之间的矛盾,老夫也是知道的,要说漕运总督府还存在东林书屋,这不过是提醒,让大人时刻都不会掉以轻心,一段时间这样做是好的。但时间长了未必是好事情,难不成张大人这点自信都没有吗。”

    郑勋睿的脸微微有些红,这个孙承宗真的是厉害。居然看出自己保留东林书屋牌匾的含义,两年时间过去,的确没有必要继续留下这个牌匾了,不管是谁看见都不会舒服的,至于说总督府里面其他一些充满文字趣味的听云轩、来鹤亭等等的牌匾,全部都要拆除掉。这些牌匾都是当年李三才担任漕运总督的时候设立的。

    漕运总督府是衙门机构,可曾见过京城的六部公房有这些好听的名字。衙门是办事机构,大堂、二堂、三堂、签押房、六房、厢房等等是必须的。外人听起来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取一些充满雅趣的名字,难道想着展现个人的文采吗,官府衙门是展现文采的地方吗。

    “郑老先生教训的是,在下明日就撤出一切的牌匾,总督府是衙门,和府州县衙门没有什么区别,弄上这样一些牌匾,倒显得自身很是特殊了。”

    孙承宗点点头,终于坐下了。

    “老夫明日就要回家了,离开这么长时间,也该回去了。”

    “郑老先生这么着急回去,何不继续在淮安逗留一段时间。”

    “不用了,盘菁菁想一直都住在官驿,给郑大人添了不少的麻烦,再说离家这么长时间,也是要回家去了,郑大人不必挽留,老夫已经决定。”

    郑勋睿点点头,低声吩咐身边的洪欣瑜,迅速去准备酒宴。

    “老夫有很多的感慨,就不一一说出来了,老夫只能够说,郑家军承担了大明之未来,淮北可以支撑大明之江山。”

    郑勋睿眯起了眼睛。

    孙承宗的确是厉害,短短几句话,含义异常的丰富,这位历史上驰名的老人,真的是名不虚传,来到淮北的时间不长,看透了很多的事情,而且话语之中隐隐透露出来意思了,不管是提醒还是警告,都不简单。

    孙承宗好像知道郑勋睿不会开口回答,继续说话了。
    “老夫此次到淮北来,犬子孙鉁、孙子孙之沆跟随前来,他们看到了淮北的一切,也很是感慨,北直隶根本无法和这里比较,孙之沆到郑家军军营观摩之后,向老夫提出要求,恳求进入到郑家军之中,哪怕是做一名扑通的军士也行。”

    孙承宗说到这里,稍稍停顿了一下,但没有直接看着郑勋睿www.7wenxue.com下{书}网第43章吴桐一怔。

    “孙之沆没有什么功名,不过也读过很多书,老夫曾经想着让其参加科举考试,利用这段时间能够为朝廷效力,现在看来可能性不是很大了,自小以来,孙之沆没有吃过多少的苦,能够进入到郑家军之中磨砺,也是好事情,老夫想来想去,觉得孙之沆的选择也是不错的,故而厚着脸皮求郑大人了。”

    郑勋睿笑着开口了。

    “孙之沆愿意到郑家军之中,在下求之不得,但在下也有话要说在前面。”

    孙承宗点点头。
    “郑家军的军纪军规非常严格,不能够违背,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在下历来认为,不管如何强悍的军队,一旦失去军纪军规的约束,那就不可能真正的强悍,而且会成为害群之马,遗祸无穷,故而郑家军将士必须接受近乎于苛刻的约束,其次就是训练异常的严酷,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严酷的训练也是为了将士能够在战斗没有理他厮杀之中存活下来,郑家军上至总兵,下至寻常军士,都是要参与到训练之中的,不瞒孙老先生,在下都曾经参与过训练,郑家军之中无人能够例外。”

    “训练也有明确的要求,凡是训练不能够吃苦的,无法在要求的时间之内达到目标的,那也是会被淘汰的。”

    “孙之沆要求进入郑家军,在下可以表态,让其直接进入,但孙之沆要参加训练,要能够吃苦,更需要能够通过一系列他说不要就一定是不要的训练,在下也可以保证,孙之沆肯定不会是寻常的军士,虎父无犬子,后面的事宜,老先生不用担心。”

    孙承宗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淮安,郑勋睿亲自送到码头去。

    回来之后,郑勋睿马上安排李攀龙,将总督府内的一切牌天经地义地汩汩流淌匾都拆掉,保留起来,这些地方变但层次确实不低为了厢房和书房。

    拆掉牌匾,本是大事情,可郑勋睿没有宣扬,默默的就拆掉了。
    徐望华和郑锦宏等人,早就主张拆掉牌匾的,他们也没有想到,郑勋睿突然就下了命令,不仅仅是拆掉了东林书院的牌匾,包括听云轩、来鹤亭等等牌匾全部都拆掉了。

    东林书屋变成了书房,这里依旧是郑勋睿办公的地方,只不过徐望华和郑锦宏等人进去的时候,感觉不一样了,在徐望华等人看来,这预示着郑勋睿已经没有将东林党人看在眼里,有了轻松对付东林党人的办法。

    吏部的敕书终于下来了,文坤出任淮安府同知。

    这是一个令很多人吃惊的任命,要知道文坤没有任何的功名,甚至连生员的功名都没有得到,郑勋睿出任漕运总督之时,才到总督府做事情,不过两年左右时多么漂亮的灯火啊!”达瑟觉得一股热流直冲脑门间,却成为了正五品的淮安府同知,换做其他人想都不要想,也就是在郑勋睿的身边,才有可能做到这一点,当然文坤的特殊身份,也让众人服气,谁叫文坤的妹妹是郑勋睿的夫人呢。

    当然文坤的能力,漕运总督府官吏直到脚步声音也完全消失了以及淮北各级的官吏是服气的,特别是在主持总督府刑房和户房事宜的时候,文坤能够承担责任,明辨秋毫,果断做出准确的判断,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文坤到淮安府上任去了,是带着特殊的使命去上任的。

    文曼珊当然知道了这件事情,不到两年的时间,她看着哥哥文坤一步步的高升,从总督府刑房的司吏到总督府的知事,如今居然是淮安府同知了,正五品的官员,记得当年爷爷文震孟最为担心的就是后代之中,没有能够考中科举,如今没有功名的文坤,成为五品的官员,准备大概能够安慰文震孟的在天之灵了。

    文曼珊也有些担心的,郑勋睿回到家里之后,她专门说到了文坤的事宜,觉得文坤没有什么功名,却出任了淮安府同知,不知道其他人会怎么看,郑勋睿回答很干脆,文坤有着不一般的能力,比哥哥领着女人走了起那些依靠科举高中的官员,要强很多,学识不够可以平日里加强学习,能力不足才是致命的。

    文曼珊不会这样认为,她认为文坤是依靠了夫君才有今日之前途的。

    文曼珊肯定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郑勋睿的姐夫赵单羽和梁兴力二人,有生员的功名,迄今不过是总督府七品的督催御史和巡漕御史,自己的哥哥却成为了五品的官员,故而只要有时间,文曼珊就会在郑勋睿的面前提到梁兴力和赵单羽两人,而且力主要两位姐姐郑玉华和郑晓玲到淮安来,不必在江宁县守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