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宋易熙的目的
    苏慕容低下头看了看杂志,明显的是心不在焉,然后就听到莫释北淡淡的问道:“你跟他是较什么劲?”苏慕容轻轻挑了挑秀眉,然后面上扬起一抹笑意的回答道:“老公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莫释北起身走过来把苏慕容拉起来,继而带到办公桌旁边把她摁在皮椅上。“吃早餐吧。”苏慕容默不作声的喝着豆浆,然后是不理会莫释北。莫释北看着她这个样子,慢悠悠的说道:“就是几天没来而已,不必和他置气。”

    苏慕容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然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在莫释北以为苏慕容会说出什么长篇大论或者是不满的话时,她只是乖巧的点了点头,那声不太心满的“恩”从嗓中滑了出来。

    莫释北伸出手爱怜的摸了摸苏慕容的小脑袋,然后声音温和的说道:“一会你就看看杂志,累了就休息会,知道吗?”苏慕容点了点头,知道莫释北是要开始处理公司的事情了。她还是下午再和他提回公司吧,不然肯定是会引来莫释北的不满。

    瞧得苏慕容乖巧的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应允,莫释北的心情也是好了很多。他拿起桌上的文件仔细的翻阅起来,时不时蹙紧的眉心彰显着这件事情有些棘手”说完扔给他一份资料。

    苏慕容吃完了早饭就见王宗平站在走道上悠哉的斜靠在沙发上,一脸的惬意,实际上这样子的生活还真是不错。身边有爱人陪着伴着,她也是只需要静静的呆在他的身边,在他不解的时候加以提醒,在他疲倦的时候帮他按摩缓解,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可惜啊,理想跟现实终究是有差距的。苏慕容缓缓的收起了眼中的憧憬,然后苦笑的摇了摇头。这种场景,估计也是只有做梦才会如此吧。

    莫释北一个上午都是没有消停下来,因为这两天一直是陪着苏慕容,那桌子上的文件已经是越来越多了。上次莫释北说再定一个办公桌过来,现在已经是两个桌子满满当当的了。

    他有些烦闷的伸出手来揉了揉太阳穴,一直注意着他动作的苏慕容见此轻轻皱了皱眉,然后起身走到他的身后,食指和中指伸出,在莫释北的太阳穴处停留,轻轻的转动。

    莫释北见此也是舒适的靠在椅背上,轻闭着眼睛,任由苏慕容给他按摩。揉了更在于对中国乡村的历史性变革揉太阳穴,见莫释北脸上的痛苦之意消村边就是炮楼去后又把手放到了他的肩膀上轻轻揉捏。

    莫释北舒适的叹了口气,然后低声说表扬他们我们应当感到光荣道:“重点。”苏慕容挑了挑眉,立即是心领神会的加重手中的力气。莫释北的神色是很愉悦的,其实能得到苏慕容如此相待,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

    他就好像是一个懂得餍足的孩子,无论当初给了他多少伤痛,如今只要是来点糖果,就可以把过往的事情都抛去了。幸福的神色在脸上涌现,莫释北淡淡的笑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来轻轻附在她的手背上。苏慕容红唇微勾,轻巧的躲开了他的大掌。

    莫释北把苏慕容拉到怀里,手掌落在她希望通过和黎兆平的谈话拓宽自己的思路了她的肚子上面,虽然现在还感觉不到里面的生命迹象,但是莫释北还是很激动。反观苏慕容倒是有些羞涩,想从他的身子上离开。

    但是莫释北又怎么会轻易的放过她,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让我靠一会。”声音中带着疲惫,大概是真的累了。

    苏慕容伸出手轻轻抱住他的头,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原因,倒是觉得自己最近有些多愁善感了起来。莫释北沉默良久,在苏慕容以为他都已经是睡着的时候就听他闷声说道:“我们明天去一趟医院吧。”

    苏慕容诧异的挑了挑自己的眉毛,才从医院回来一天半,不是说一个星期检测两次就好了吗?现在都整成要一周检测三次了。“我没事的。”还以为是莫释北担心昨天她的昏倒问题,苏慕容柔声说道。

    莫释北担忧的摇着头,这苏慕容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吗?这次他还得去问问到底有没有什么方法抑制,就算是让他把所有的医院翻出来,他都得解药给找出来。“不行,必须去。”

    苏慕容无奈的撇了撇嘴,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那好吧。”反正她现在哪也去不了,就当是出去散心放松心情好了。难得苏慕容这么乖巧,莫释北心情的阴霾也是放松了许多。
    “叩叩叩。”

    骤然听到敲门声,苏慕容注意到自己还是这样的一个姿势坐在莫释北的腿上,于是赶紧想起来。可是身子才起到一半,却又被莫释北给拉了回来。“别动。但他还不罢休”

    命令的声音从口中传出,苏慕容却是动也不敢动了。办公室门紧接着就被推开,沈渊看着莫释北还有苏慕容只得堆在办公室里二人,嘴角是抑制不住的抽搐着。这二人可是还在公司呢,非得搞出个办公室恋情来才好吗?

    “沈渊,什么事情?”莫释北冷冷的出言问道。盯着他眸子中的含义已经是清楚的不能再清楚。放下东西或者说出事情,然后你就可以离开了。

    苏慕容把脑袋埋到莫释北的怀里,只觉得这次还真是丢人丢大了。虽说两不仅人知道了人没有做什么,但是这姿势总归是惹人遐想的。
    沈渊怔然了”“为什么要这样?”“有事请教一下,然后面容上有些不自在的说道:“宋总想约苏总谈判故意杀人未遂谈事情。”苏慕容听到这句话之后脊背明显是紧绷了起来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她的唇角勾起一抹冷意,令人颤栗。

    冰冷而绝情的情绪瞬间是从内而外的迸发出来,自从上次打了那个官司之后,她还就再也没有和他见过呢。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怕是这宋易熙想和她说说那个城南地项目的事情了?

    明显的感受到怀中女人瞬间腾飞的气势,毕竟苏慕容和宋易熙之间隔得是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那仇恨已经是不能被轻易抹掉,就凭苏安然这件事情,苏慕容就不会放过他。以及苏氏当初陷入危机时候的趁虚而入,每一条都足以让她把宋易熙给大卸八块。

    莫释北的周身也是瞬间冷厉了许多,旋即他冷声问道:“可有说是什么事情?时间地点。”

    沈渊皱了皱眉,然后看了看苏慕容,有些抽搐,支支吾吾了半响才道:“好像是为了苏总城南的项目而来,李总阻止了可是没有阻止住。毕竟上面还有着李家家主在那里压着呢。”

    李家家主为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也是接受了宋易熙这头披着羊皮的狼。李致虽说有心帮忙,可是被夹在中间实在是有些不好受了。

    苏慕容阴冷的笑出声来,这个宋易熙,现在倒是打起了这块地的主意来了?莫释北垂头想了想然后问出了苏慕容同样的疑惑:“他还有钱?”

    上次那场官司,宋易熙败落,损失惨重。现在难道是为了对付苏慕容仍然把钱往里面砸?还真是把钱当成纸张了是吗?这还真是成魔了呢,也不知道李家家主是怎么能够忍受他的。哦对了,莫释北还忘记了李致那个各种作死,然后陷入情网的妹妹。

    沈渊缓缓的摇了摇头,这件事情他也是不清楚。怎么离开了一段时间,感觉自己已经跟不上苏慕容还有莫释北的进度了呢?“这我就不知道了,小姜说是宋总亲自打来的电话,说是今个晚上八点钟的时候在城南那边的一家小餐馆会面,那里的东西对孕妇也是没有什么危害,说苏总可以放心过去。”

    苏慕容挑了挑眉,这番话说的还真是……城南那边几乎是有点属于郊区的感觉。地皮虽然多,但是却没有多少人在那里开发。真是不知道宋易熙为何要和她来争夺,就是觉得钱多闲的没事做了吧。
    “小姜可还有说什么?”苏慕容把头抬起来看着沈渊冷冷的问道。

    沈渊果断的摇了摇头,然后说:“她说完这些就把电话挂断了,好像是挺忙的。不过她还说了,让苏总你小心点,宋易熙那个人没什么好心思,如果可以推的话尽量推掉。”

    苏慕容愣在那里半响,这小姜还真的是什么话都敢说啊。不过这忙……那是肯定的了,公司的事情都推给她来管,她还能有个空来打个电话,说明这时间掌控的还是不错的了。

    “恩,我知道了,你下去忙吧。”苏慕容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下了逐客令。看来今个晚上还想早点回蓝水湾呢,又得是有的忙了。

    莫释北有些担忧的看着苏慕容,眸中的不赞许是显而易见的,他并不想让苏慕容去冒那个险,身怀有孕本来就是一件辛苦的事情,万一又发生像昨天晚上那样的事情,可怎么办才好?

    苏慕容知道莫释北的心思,然后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声音柔和的安慰他:“好啦,放心吧,我没事的。今天晚上啊,我倒是想去会会他。”

    那城南的地她已经是决定收入囊中了,不管面前的这个人是谁,都不可能打断她的心思。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宋易熙了,就算是莫老爷子站到她面前她都不会同意的。

    莫释北显然没有把她宽慰他的话放在心里,他有些不满的看着苏慕容。这女人,还真是想推开自己单枪匹马的上阵吗?想都不要想了。